7月27日当天,菲律宾对我国发出求助信号,提出希望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成功后优先向菲方提供。最新报道:我国有关部门发言人在7月28日当天对此回应道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中菲双方同舟共济、守望相助,菲律宾是中国的好邻居,我们愿在疫苗方面优先考虑菲方需求。 

 

兜兜转转里,我在紫陌红尘里捋一丝相思,化作我眼角的清泪,注入到微凉的笔尖,流淌在清凉的言外之意。匆匆忙忙里,我为你洇一支素笔,泼文洒墨里记满了亦深亦浅你给我的春暖花开,暖我终身的不念情义。旋旋念念里,明眸里,红唇上,喃喃呓语出你曾经为我怒放的一朵白莲,莲心向阳,莲叶葳蕤,莲花似梦。曾经,习惯将你忆起,忆起你给我的蒹葭苍苍,你的温柔胳膊,你的红尘作伴,现在,我愿自己给我一世富贵,对月低唱浅吟,对花梳妆盈盈。

 

烟火里,我撷一沃素土,在花绕栅门处,纤手铲土,将花胚埋入土壤里,也将自己的一片素心安放在淡雅的那一刻。期盼繁花怒放时的芬香满园,也静待落红归土时的淡然恬雅。手捧芳土,将自己的情愫倾泻其中,盼望着来年来那里也能成就一场富贵,而这场富贵,是自己创造的,不需要寄托其他,不需等待其他。一个人,也可以在红尘里将一场富贵演绎得酣畅淋漓,也可以将自己溢满的情感潇潇洒洒地开释。

 

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独处,于竹楼远眺处,看晚霞似喝醉般,绯红的脸,安静地熟睡。不在乎世人的异常,只想开释最真的自己。感觉整片橘红的天,将自己紧紧的笼罩,就像是一场繁花怒放,只为我一个人开放,簇拥着心,柔化了情。 

 

我在浮生兜兜转转,只为追寻那一抹白雪初霁后的光亮,我在那段韶光里寻寻觅觅,只为了将安放在你身上的心移离到红尘深处,锁上一份清幽。我怀揣着炽热的心,寻走在宽广天穹下,想象着三毛于我并肩,林徽因与我作伴,心便不再孤寂。 

 

过往流年的韵脚里,是我收拾不起的忧伤。我也曾是一个为爱自取灭亡般的女子,我也曾是一个感慨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的多愁善感女子。仅仅这一切,分明理解逝去如东水,还仍然傻傻地痴情等待,等黄了思念,等瘦了执着。现在回望里,才发现,自己痴痴地等待着别人给我一世富贵,最后只得到孤身葬花的结局。于是,慢慢理解,有些东西,失去了,就让它如飘零的飞絮,心无所寄,心无所依的飘扬在茫茫的天空里。有些东西,不用企求于他人,就像是弱水三千,我亦不需取一瓢,便也可以安定自如的游离期间。 

 

我,仅仅万千富贵,红尘滚滚里一枚微乎其微的小女子。但是即便如此,我仍能捻一朵菡萏为我填色,取满天繁星为我亮堂双眸,摘满地的紫罗兰为我做裙摆。我可以做到不争,不抢,但是,却无法做到蓬头垢面地苟延残喘。只愿自己,可以在一米阳光里,三寸舞台上,演绎自己的精彩,无须喝彩,但是内心却也能丰盈。